逆境感恩:當大學不接納中醫

今天想說一件悲憤的事——我們爭取經年,希望中文大學承認傳統中醫研究,最終還是失敗了!

wKhTg1UtDIYEAAAAAAAAAAAAAAA321

這事情要從2015年初開始說起。中大中醫學院在剛搬遷到新大樓的時候,沈祖堯校長來主禮新大樓開幕禮,當時我們教學部主任姜元安教授,特別跟校長提出一個請求:希望可以跟校長見面,表達我們中醫老師的晉升問題。校長當場答應了。

 

事緣不單是中大,香港以及大陸各個中醫院校也是一樣,要做中醫「教授」,就必須要做實驗、現代方式的研究,如果從事傳統理論研究的,就無法晉升的。我們過去許多重量級的老師也是一樣,就算怎樣知名,也只能做個講師或者是訪問學者。這種「和尚管牧師」的怪現象,中醫學院的不少教授,並不深究傳統理論,臨床醫術一般,甚至可以不懂中醫(的確,中醫學院許多老師,他們的研究生學位並非做中醫的研究)。

 

後來於2015年6月10日,我們中醫學院的一眾老師,跟校長和醫學院院長一起見面了。我們直接詢問了一個問題:「為甚麼大學不承認傳統中醫研究?為甚麼做理論研究不可以當教授?」

 

當時沈校長給我們很明確的回答:「沒有啊?!我們沒有不允許,為甚麼你們不來申請?」當時會面,校長和醫學院院長明確告訴我們,大學時允許百花齊放,如果你們的研究有自己的評核標準,能夠有行內承認,大學也當然是可以承認的。之後還鼓勵我們年輕中醫老師要爭取這事。

 

好了,我們終於見到了一線曙光!(可是仔細想想,為甚麼過去這麼多年,我們中醫學院都沒有去爭取?這原因太多,那就不詳談了)我們立即努力籌備這事,在學院內多番商量,制定招聘傳統中醫研究的助理教授條件;參考其他相關學系的情況;了解大學的遊戲規則,建立傳統中醫理論研究的評價方法;了解關於研究經費的問題等等。

 

籌備了大半年,之後還要經過學院內部的多個委員會,通過增聘以傳統中醫研究的2-3個助理教授職位;其後刊出了公開招聘廣告,通過了正式的面試,之後再在院內確定了最後三位人選(據悉我在當中的前列),然後遞交上醫學院開會通過。

 

怎料,幾天前收到消息,經過兩次醫學院院長們的會議,最後還是決定,不批准我們的申請。他們的理由還是「依舊」,認為這幾位申請者,沒有在外國SCI發表文章,也未有申請得到基金。

 

我們感到相當悲憤!這些理由,我們一早知道,當初校長和醫學院院長也知道這情況,如果這是「必須」的條件,為甚麼還鼓勵我們爭取?這不是「玩我們」嗎!

 

我們更悲憤的,是這事件再一次證明了,大學不歡迎傳統中醫。中醫的承傳出現嚴重的問題,當中醫老師不懂中醫,中醫不可以做中醫的研究,中醫學生從哪裡學到真中醫?我們的病人在哪裡能看到真中醫?

 


 

 

說起來,幾天前收到這消息的時候,我沒有很生氣,反過來是感覺「鬆一口氣」。

 

回想這麼多年,我們努力的去提升自己,去讀碩士博士,甚至前幾年還堅持去做完博士後研究,為的就是裝備好自己,爭取給大學承認我們傳統中醫的研究,用事實和才能證明我們的研究是怎樣。可是到此為止,大學明確的告知:「此路不通」,那也好吧,可以走別的路了,別在浪費青春了。

 

實際上我們所做傳統中醫理論研究,根本不需要大學、也不需要甚麼研究經費。自古中醫發展都不是在大學,而是醫師自己工餘時間進行,當中醫走進去大學之後,這麼幾十年來,也不見得有多少理論上的提升突破?

 

走進大學這個框框之中,限制自己,那並不是意見輕鬆的事。只是我們這一代人,有這個責任,希望盡力去爭取,將中醫帶進去主流。我們當初還有一個良好的願望,希望大學能夠明白中醫,是一個怎樣特殊的學科,可以讓中醫按自身規律的發展。可惜事與願違,大學最終還是未能明白中醫為何。

 

這也不要緊的,千萬不要氣餒!我們爭取過了,縱使失敗過,這表示我們盡力了,已經完成了我們的歷史責任!接下來的,就是要專心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。

 

塞翁失馬,逆境感恩,我還是十分感恩,大學不給我走這條路,讓我可以更無限制的,發揮自己的能力。以後的人生怎麼樣?這個世界有更大的舞台,等著我們去上演這齣好戲!共勉。

 

 

 

李大夫介紹

nsl486-viva-voce01

 

 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