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藥有毒要小心?(下)中西毒性大不同

 

「中藥有毒論」的另一種理解,不像前篇所說的各種中藥皆可受到污染那般廣泛,而是指某些特定的中藥有毒,不能服用。

 

 

(香港的大帽山爬山,眺望遠處元朗平原的遼闊風景)


(遠眺維多利亞港對岸,那棟閃閃發光的大樓,就是港島中環的IFC,正值黃昏,變成了一面鏡子!)

 


 

 

 

例如說中藥裡頭,有一些傳統上認為有毒的藥物,例如烏頭、半夏、蟾酥、吳茱萸、巴豆、甘遂、水蛭、馬錢子、蜈蚣……這些中藥有不少,最起碼在兩千年前的《神農本草經》中記載了265種藥,把藥物分成三大類:上品、中品、下品,其中下品的125種藥,都是叫作有毒藥物。

 

是否有毒就不能用呢?當然不是!要清楚中藥的「毒」跟西醫的「毒」,是完全相反矛盾的概念!

 

西醫認為毒性是指化學物質進入人體後,對人體造成損害作用的能力,換言之,西醫上的「毒藥」就是必然對人體造成傷害的藥物。可是中醫的毒就完全不同,中醫的毒的意思是「偏性」,就是指以各種藥物的偏頗之性,用來糾正人體的陰陽氣血偏誤,換言之就是「以偏糾偏」(甚至說是以毒攻毒)。那麼中藥的毒,就不像西醫那樣認為一定是壞東西,而是醫生手上的有用武器了。
所謂「凡藥三分毒」,所以中醫裏有「凡藥皆毒」的說法,假如沒有偏性,都是平和的東西,哪能糾正人體之偏?那麼,為何有一些中藥特別標明「有毒」,這就是強調這類藥的偏性特別強,功效特別厲害,所以在臨床運用時要特別小心謹慎。

 

 


 

當今對於中藥上的毒,除了上述的理解外,還有一種近代才有的理解,是一種新的「中藥有毒論」。
例如中藥裡頭,關木通、廣防己、青木香、天仙藤、細辛等含有馬兜鈴酸,因此有毒不能應用;又如新加坡政府在80年代禁止使用黃連;美國禁用含有麻黃成份的保健品等等。這一類問題則頗為複雜,實際上需要按每一個藥物的情況來作評論。
但總的來說,可以分成兩類:有一些藥物的「毒」,本身該藥物的來源就不是傳統上的本源植物,而是混用了其他不正確的東西。用了假藥的身體受損,當然不能怪責中醫了!如木通則屬此類,曾經有服用含有關木通的龍膽瀉肝湯而出現馬兜鈴酸腎病,則屬此例。第二、運用不當,沒有醫師指導下胡亂服藥,當然會出意外。某些藥物具有較強偏性,是不適宜長期服用的。例如麻黃則屬此類,麻黃本身中藥上不是用作減肥的,藥性峻烈,但假如放在保健品中長期服用,那肯定會出問題了。
這一類新的「中藥有毒論」,是按照西醫對藥理的研究,來研究中藥裡頭的成份所得出的結果。這裡的毒,當然不是中醫上的毒了。不過,以這種評價方式來看中藥,很容易出現謬誤,例如說,一支足球隊中有一個人犯規了,那麼是否整支球隊都不可出賽?由於一味中藥裡頭,所含有的化學成份相當複雜,在西醫的眼中,一種中藥本身就是一個西醫上的複方,但是假如我們只看到這複方裡頭的一種成份有問題,是否等於他們所有成份一起互相作用之下,仍有問題?這就不好說了。

 

 

 

所以,這種研究以西藥理論評價中藥的做法,很容易出現偏見,造成「一支杆打一船人」。

 

 


 

 

關於中藥有毒,現在出現了一種相當諷刺的情況。

 

 

例如近年西醫作了不少研究,說明砒霜對治療白血病有效。砒霜本身屬中藥,可是現在的中醫大都不會用了,是因為用了的話容易遭人疚病,總是擔心出意外的話會被懲罰而不敢用。這不是相當吊詭嗎?本身是中醫的東西,現在卻成為西醫的武器了。

 

 

其實,西醫上的藥物,有不少可以說是「劇毒」,例如那一些化療藥、抗癌藥,很多都是非常傷身的,但是西醫還是照樣運用啊,為甚麼中醫就不可用哪些我們認為功效峻烈的藥?

 

 

西醫上有一種常識,就是所有藥物的毒性問題,必須從用量上考慮。就連「水」H2O也一樣,假如喝得太多,也會中毒身亡。假如不談用量而空談中藥有毒,然後禁止某些中藥使用,實在不明其意。這種中西醫的「不平等待遇」,究竟是甚麼原因造成的?大家不妨深入思考。

 

李大夫介紹

nsl486-viva-voce01

Comments are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