腦炎的喜與悲——兩個大承氣湯的故事(上)

2010年9月29日。

 

我們在當地醫院會診登革熱的同時,一些其他患者見我們的來臨,也希望我們能給他們診治。於是,我們也「順道」看了一些其他重症。

 

新增媒體

 

其中看了兩個女孩子,西醫診斷為「腦膜炎」,病情嚴重。碰巧的是兩個女孩子的年齡和病情都相約,女孩A今年10歲,女孩B則11歲。二人都得病一個星期了,病初起的時候都發熱,但是到我們看病的時候都不怎麼熱了,患者已經到了半昏迷的狀態,神志不清,胡亂說話,煩躁,眼睛很呆滯,目不識人,不能對答。

 

 

60060_439409921991_7868483_n

(這位是女孩A)

 

63803_439410331991_902403_n

(女孩B)

 

其中女孩A曾在5歲的時候,亦曾經得過這病,當時也是沒有治好,及後影響了智力的發展,到現在10歲還是只有5歲的智力。由此可知,現在這一種情況,真的要抓緊治療,不然影響一生。

 

一開始給她們看的時候,也有點無從入手。因為半昏迷了,病人無法說話,而且也伸不出舌頭來看,只見他們的脈都是沉伏略滑,不是很有力,單從這些資料來看,還遠不足以診斷。可是後來仔細的看他們的樣子,看著他們的眼睛,就讓我想起了《傷寒論》的一句話:「傷寒六七日,目中不了了,睛不和,無表裏證,大便難,身微熱者,此為實也。急下之,宜大承氣湯。」

 

這種眼睛的神情,就是「目中不了了」,這一種病情,張仲景認為是急重症,需要用猛烈的藥來瀉下,頓時啓發了我們,要詢問他們的大便情況。一問之下,女孩A已經2星期沒有大便了,女孩B也有1周沒有大便,頂多都只有大便出一些青色的稀水。

 

繼而摸一下他們的肚子,都是腹中非常之硬實、脹大,用力按下去,他們就會煩躁叫喊。這時候就可以確診了,在中醫上看,這是因為邪熱與宿便在腸腑中積滯,因而使熱灼神明,繼而出現神昏譫語,是一種急危重症,嚴重可以導致死亡的。

 

因此,我們就給他們各人開了一個大承氣湯,按照原方用量:生大黃60g、厚朴125g、枳實90g、芒消42g,按原方煎煮法,但是因為患者是小兒,改為分三次服。假若能給他們通下腑實,若能把大便拉出來,或許會有一線生機……

 

(待續)

 

 

李大夫介紹

nsl486-viva-voce01

Comments are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