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醫「學神」出書,問鼎十大好書

2006年7月17日《明報》訪問報導

記者:曾眉

 

中醫「學神」出書,問鼎十大好書

 

「中醫好神奇,像寶庫般值得發掘!」浸會大學中醫及生物醫學雙學位應屆畢業生李宇銘短短幾年,從中醫門外漢,苦學成準中醫師懸壺濟世,體會到中醫學的博大精深,並將習醫過程寫成《中醫學神》推廣中醫學,未料中學生對中醫極感興趣,書出版個多月已被列入教育專業人員協會「中學生好書龍虎榜」候選名單,競逐本年度十大好書。

 

中醫學源遠流長,李宇銘入浸大念中醫後才發現習醫艱苦,首兩年不斷死記資料,入學3個星期需熟讀人體206根骨頭的名字,一年內要認識400味中藥,殊不簡單。藥名、醫學名詞數之不盡,李宇銘自創苦中作樂的背誦方法,將藥效填入歌詞中幫助記憶,如將《野菊花》歌詞改為「野菊花呀野菊花,清熱解毒誇啦啦!平肝明目白菊花……」簡單一句歌詞,可記下兩種藥物的名稱及使用功效。

 

腳底針灸治喉嚨痛嘆中醫神奇

 

李宇銘接受多年理科教育,起初無法接受看似虛無縹緲的中醫理念,例如:「中醫也講心肝脾肺腎,但說的是功能,並非西醫眼中的器官。」令他印象最深的是針灸,曾有一次感到喉嚨痛,自告奮勇接受教授針灸,教授只在他的腳底施針,李宇鉻大惑不解、半信半疑,「距離那麼遠,能起作用嗎?」翌日竟完全康復,令他驚嘆中醫的神奇。幾年中醫學習,他對中西醫之間的體會是「鋤大弟與廿一點都是用一副撲克牌,只是用不同的方法去做,目的同樣是治病」。

 

 

自幼願望成為飛機師或西醫的李宇銘,現在卻成為中醫。他自言於預科時對中醫一知半解,適逢浸大開設中醫課程,加上政府大力提倡,覺得「中醫也可以拯救人命」,決定在大學聯招報讀中醫,展開學醫之路。學習中醫必須了解中國文化、古籍,理科出身的李宇銘較少學習文學,初時面對「一大堆」古文,自然感到相當吃力,但接觸愈多愈發覺箇中趣味無窮,畢業應考中醫執業試前,更決定攻讀碩士,專門鑽研中醫古籍。

 

明報記者曾媚

 

李大夫介紹

nsl486-viva-voce01

Comments are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