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. 吃植物也是殺生啊?!

rdn_4f8cc9f571ed1

有一些反對素食的人,常常會用一種特殊的命題,駁斥吃素的人「偽善」。他們反問素食者一個問題:「難道植物就沒有生命?吃植物就不是殺生?」我可以明確的回應:

 

「對,吃植物也是殺生。」

 

植物也有生命,這當然是肯定的,植物有情、甚至說萬物皆有情,我也覺得很合理。假若連「殺植物」也要避免,有人問,那麼人類還有甚麼東西可吃?當然有!

 

解決這種殺生問題的終極飲食方式,可以說是素食的最高層次叫——「果子素」,就是飲食只吃水果,這是一種最慈悲的飲食方式,吃水果不會傷害植物本身,植物製造水果就是希望給動物吃,希望動物幫助傳播種子,給植物與動物營造一種互助生態。《聖經》的創世紀中,一開始就記載了伊甸園中的人類只吃水果;而人類最接近的動物近親,靈長類動物如猩猩,他們就是以水果為主要糧食的,抑或也會吃花、樹葉、樹皮,但吃這些都不會摧毀整棵植物。

 

素食是為了「不殺生」的問題,抽身一點看,本身並非一個「0」和「1」的問題,而是一個「0-1」的過程。嚴格一點講,甚麼叫「生命」,細菌病毒算不算是生命?但是當我們喝一口水進去,不多不少我們口腔裏面也有細菌死掉,這是不是殺生?一腳踏出去,走在山野上,有多少小草或螞蟻昆蟲因你而死掉?人生在世,無可避免隨時誤殺,但是,若有慈悲的心,我們可以減少這種殺戮的發生。

 

從素食上看,會否殺生可以是一個不斷深入的層次問題。例如一些人剛剛從肉食轉變為素食,在轉變的初期先戒掉紅肉,後來慢慢戒掉白肉、魚肉、海產,到慢慢什麽肉類都不吃;然後也逐漸的不吃含有動物成份的製品如「啫喱」(用魚膠粉製造)、「芝士」(加工過程需要用牛胃的消化液製成)、某些「核桃酥」和「月餅」(用豬油製成);逐漸地連奶蛋、酸奶、牛油、蜂蜜等動物製品也不吃;再逐漸地連動物製品也不使用,如皮鞋、皮帶、皮包、羽絨服、羊毛衣、駝絨被、皮草;再逐漸地也不用經過動物實驗的化妝品、藥物、疫苗、醫療技術等……

 

這樣逐步減少自己能夠吃下食物的範圍,其實也是逐步「放下」的過程,也就是從肉食者的「1」逐漸減少殺生到接近「0」的一個過程。

 

雖然能吃能用能選擇的東西好像減少了,但是自己能夠活得更加簡單,同時減少殺害生命,讓自己活得輕鬆自在。從素食者的角度來看,不吃動物是為了不殺生,但是吃植物本身並非就不是殺生,而是盡力讓自己減少殺生而已。

 

要知道,動物是在食物鏈裏面的最高層次,動物需要吃很多植物才能養活自己。例如有研究說雞吃2公斤飼料才能長1公斤肉;豬吃3-4公斤飼料才長1公斤肉;牛吃8公斤飼料才長1公斤肉,假如去掉牛身上不能吃的部位,實際上要30公斤飼料才長出1公斤的牛肉。從這個角度用簡單的數學算一下,假如人類吃動物,就間接等於吃掉很多植物,這要殺害的生命更多!

 

非素食者批評素食者「吃植物是殺生」這種說法,我不否認這是事實,但這不是「偽善」,只是素食者內心希望「向善」的過程而已。

 

我心底裡還有一個良好的願望,就是當有人這樣質疑素食者的時候,是因為他們內心真的認為「殺生是不對的」,才質疑素食者為何認為吃植物沒問題。假如他們一邊認為殺生是不對,可是在批評了素食者以後,卻一邊繼續讓自己任意殺動物,恐怕他們真會人格分裂,該如何面對自己的表裡言行不一?

 

veganextreme

圖片引用自「食物知情權

 

 

李大夫介紹

nsl486-viva-voce01

Comments are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