腦炎的喜與悲——兩個大承氣湯的故事(中)

 

2010年9月30日。

 

上午開了藥之後,囑咐病人家屬如何煎服,我們就打算晚上再來看看。到了下午,因為聽說女孩B的家屬不便煎藥,我們還特意在診所幫他們煎好。

 

 

晚上大約8時許,我們拿藥回去給她,同時詢問女孩A喝了藥沒有?怎料,她的家人說藥還未煎好!怎麼了?!不是叫你們儘快去煎藥嗎?難道你們不焦急的?也沒法了,他們不主動,我們也真是無法勉強。

 

還是先給女孩B喝藥吧。可是她在半昏迷的狀態,於是我和她的婆婆,就一起幫忙給她喂藥,一湯匙一湯匙的灌下去。喝下了三分之一的藥後,腹中有蠕動的感覺,但是大便還未有動靜,精神好像稍有清醒;之後給她按摩肚子,一邊按摩她一邊喊疼痛、怒目的看著我,還跟她媽媽說:「有一個男人在害我!」可是過了半小時,她還沒有欲大便的感覺。時間已經是夜深了,我們只好囑咐婆婆,等一會再給她喝藥,我們明天再來。

 

第二天早上,我們再到病房去,一進門見到兩個女孩情況還是依舊,心想吃下藥不應該還會這樣的吧?一問之下,原來女孩A的藥依然未送到,而女孩B卻沒有繼續喝藥!這真讓我們感到氣憤和焦急!

 

我們詢問女孩B為何沒有吃藥?原來夜半的時候,她婆婆離開了,換了她的母親來照顧他。她的母親不知道要喝藥,而且她也不太關心自己女兒似的(在菲律賓,因為大多數家庭有8、9個小孩子,很難給每一個孩子都有同等的關愛),女孩得了重病她還是很輕鬆自在的,她還把女兒的早飯自己吃掉了。她說打算帶女兒前往馬尼拉就醫,於是就不用吃我們的藥了,不知我們的藥會否傷害她女兒。

 

到了這一個時候,感覺實在無奈。雖然明確的知道如何治療,可是卻無法強迫他們喝藥。眼見一條寶貴生命在面前,或許將要離我們而去,卻是束手無策,怎麼辦?

 

這時候,唯有默默的祈禱,但願奇來臨……

(待續)

 


 

 

 

 

39434_439746836991_3691360_n

菲律賓是一個充滿小孩的地方!我們有一次到鄉村裏出診,給一位病人針灸治療時,引來了十多個孩子來圍觀,我們好像做表演那樣!當地有一句調侃的話說:「假若你是家中的第一個孩子,你的出生是因為愛;假若你是家中的第八個孩子,那麼你的出生只是因為習慣。」

 

 

李大夫介紹

nsl486-viva-voce01

Comments are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