腦炎的喜與悲——兩個大承氣湯的故事(下、結局)

2010年10月1日。

 

離開病房之後,當地的翻譯人員Cathy跟我們討論,說:「其實女孩A的家人不是不想吃藥,而是家裡路途較遠,藥還未送到;而女孩B的媽媽,則是沒太多知識,不懂如何照顧孩子。或許我們不應該放棄,應該再給他們鼓勵一下,讓他們知道要怎麼做。」於是,我們就盡最後的努力,請Cathy囑咐他們必須要把藥喝完,才能前往馬尼拉。

 

 

到了第三天早上,我們再回到病房去,她們兩個都已經不在,看來已經起程了。我們心裡都覺得,他們應該沒吃我們的藥吧?

 

後來發現,病房中還有第三位患者的家屬,他告訴我們,她們兩個女孩昨天都有吃藥,女孩A吃藥之後,能夠大便了,小便也通了,精神已經清醒,沒有說胡話,能夠自己坐起來了!女孩B則好像還沒有大便(也不太肯定),可是卻聞到她排出很多「屁」,臭穢非常,整個房間都能聞到,神智方面已經清醒,能夠正常對答、能夠吃東西了!

 

聽到這樣的消息,真是感到非常安慰!雖然沒法繼續給她們看病,但是總算能夠鬆一口氣,看來她們從鬼門關走出來了。

 

不知道他們到馬尼拉之後會如何?既然我們已經盡力做好自己的本分,餘下的,只能祈求他們能平安度過難關了。

 

 

62940_440105856991_7338467_n

(這張床上面,本來躺著女孩B,可是第三天去的時候已經換了另外一位患者了。 照片中的男孩是另外一位懷疑是登革熱的病人,將會是下一個故事的「主角」!)

 


 

 

後記

 

這一個故事,反映了當地的醫療設施是何等不足。在當地,大部份的急重病人,醫院都會轉介他們前往馬尼拉就醫。實際上醫院也是無奈的,因為他們的設備和藥物都不足,使他們束手無策。

 

病人一聽到醫生建議要到馬尼拉就診,在恐懼和無知的情況下,沒法選擇,只能言聽計從,這也是十分正常的事。而我們中醫對於當地人來說,還是一件非常新鮮的事物,尤其是到了這樣的危急的時候,很難讓人在這時嘗試新東西吧!所以即使病人不願意接受中醫,也是合情合理的。

 

我們感到,假如中醫要治療危重病,就必須要有一家中醫院,願意配合中醫的各種療法。很簡單吧,中醫開了方子,就應該要立刻煎藥,當場讓護理人員幫忙給藥喝下去。我們在這一個病例上,實在浪費了太多時間在煎藥和喝藥的事情上了,延誤了時機。

 

據我們的觀察,即使是在中國內地的中醫院,不知道他們為何,總是不能夠靈活的處理給病人煎藥的問題,每天固定時間只能煎藥一次,怎樣治急症?!香港沒有中醫院,不讓中醫治急症,那就更加無奈歎息了。

 


 

 

 

44250_440106501991_3178202_n

(出診時,常常能看到這種天空。 每當自己看好了一個病人的時候,伸懶腰抬頭一看,往往就有海闊天空之感,更感恩能以中醫濟世為懷!)

 

 

 

46318_440107176991_3602015_n

(菲律賓的天地,藍綠的配搭,真是絕頂美麗!我想,當一個農村的「藍綠醫生」,不更是能隨心所欲,順心而行嗎?)

 

 

李大夫介紹

nsl486-viva-voce01

Comments are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