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診的重要性與先後主次

 

上文討論了四診的順序問題,那麼四診之中,有沒有重要性的主次之分?看來也是有的。

這問題在《內經》和《難經》都有討論到,《難經》裡的一句話最為人熟悉:「望而知之謂之神,聞而知之謂之聖人,問而知之謂之工,切而知之謂之巧。」單就這一句話來理解,雖然也是一樣「望聞問切」的順序,但是這裡再以「神聖工巧」來說明四者的重要性,認為望聞問切裡面,望診和聞診是最高層次,問診和切診則次之。

望診和聞診以「神」和「聖」來表達,可知道這是細微的兩種層次。假如一個中醫能夠單純從「望」就能夠知道病所,當然是超級厲害了,不用說,現在這種中醫,恐怕甚難找到。望診內容太多,有機會另文再說。

第二層次的「聞診」,現在很多中醫,要舉例說聞診的內容,都只能夠說出幾個例子,例如糖尿病人房間的爛蘋果味道、肺壅病人的腥臭濁痰等,除此之外好像沒別的了。當然這是把聞診降低了非常多層次。《難經》裡面說:「聞而知之者,聞其五音,以別其病」,就是聞是指聽聞五音,繼而知道病在何臟腑。就好像說一個病人來到,他說第一句話的時候,不管說話內容是甚麼,我們一聽到他的聲音,就知道他是甚麼臟腑的問題,這不是很高的層次嗎?

第三層次是「問診」,上面一段話寫問診是「工」,《說文解字》說「工,巧飾也」,《廣韻》也說是「巧也」,那麼看來「問與切」的「工與巧」,在《難經》來說是差不多同一層次的意思。而在《內經》裡面,「工」是指「醫生」,沒有指具體的水準,或有時指粗工,就是最低層次的醫生。換言之,工是指每一個普通醫生,都應該具有的基本技巧。

問診主要是病人告訴我們的,很容易被他主觀的感覺所影響,比如有研究認為男性多傾向把自己的疼痛程度降低;有些病人常常把自己的病情放大,小毛病都說成大事情;又比如有女性病人的白帶和月經都量多,可是她又以為自己是正常。這些都是表示,問診很多時存在不可信的因素,假若一個醫生只靠問診來知病,他只能是一個普通水準的醫生,跟著病人屁股走。

第四層次是「切診」,不少人認為切診是非常重要的,可是這裡說切診是「巧」,還要排在問診後面,覺得這樣不太對。我認為這段經文還是很正確的。假如一個醫師,一看你就知道你的病情,而另外一個醫師,說需要給你把脈才能夠知道病情,那麼你說哪一個人厲害?當然是前者了,望診是「隔空」就知道你病在哪裡啊!

 

 

李大夫介紹

nsl486-viva-voce01

Comments are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