諾貝爾獎不是給中醫?

【《信報》中大醫論專欄】

1489081_29bc057b8474bb08cc82ec75c86017cb_620 (1)

(圖:信報網站

 

2015年的諾貝爾醫學獎,頒發給一位研究「青蒿素」的科學家屠呦呦,可是自她獲獎之後,中醫界爭論不休,爭論這個獎項是否給中醫藥的榮譽?後來瑞典諾貝爾醫學獎評委會的委員,清晰地表明:「屠呦呦這個獎不是頒給中醫的,而是頒給那些從中醫中獲得靈感的科學研究者。」

這其實是中藥學的基本概念。中藥之中有一種藥叫「青蒿」,它味苦而辛、性寒,能夠清虛熱、退暑熱,治瘧疾寒熱。可是當屠呦呦,從青蒿這種植物之中,發現裡面的成分「青蒿素」,認識它可以殺滅瘧原蟲,那就徹底將這種東西改變成西藥了。

 

青蒿素不是中藥

 

怎樣界定一種東西是中藥還是西藥?很簡單,就用它背後的理論根據,如果用中醫中藥理論認識的,是中藥;用西醫西藥理論認識的,是西藥。特別強調,如果用西醫西藥理論去認識一種中藥(植物),那當然還是西藥啊!

 

就好像中藥之中,有薄荷、生薑、肉桂、薑黃,這些東西在外國也有,他們不會將這些東西叫「中藥」,只是當我們用中醫角度去認識它,它才是中藥。一個科學家,從天然的植物之中提取一種有效成分,於是開發出一種西藥,這最後當然是西醫藥的成就,如果背後是從中醫藥的知識帶來啟發,這也應該說,中醫的智慧是有所貢獻的。可是中醫界所爭論的,並非只是想「爭一口氣」,而是想要說清楚,甚麼才是真正的「中醫藥研究」?

 

中醫研究vs研究中醫

 

比如你要稱西瓜的重量,你會不會拿一把尺子去量度?又或者你要仔細觀看月亮,你會不會拿顯微鏡去觀看?當然都不會!同樣道理,研究不同事物有不同的方法和手段。中醫的研究方法跟西醫的研究方法不同,如果我們用西醫的方法去研究中醫中藥,結果當然會變成西醫的研究了,這可以稱為「研究中醫」,是將中醫作為一個研究對象(object)去看待、去研究。

真正的「中醫研究」,是指以中醫藥自身的研究方法,去認識人體疾病健康,認識天地人的關係。尤其是中醫與西醫的特點截然不同,中醫著重整體、宏觀,主要研究形而上之人;西醫著重局部、微觀,主要研究形而下之人。兩者的信念南轅北轍,如果用西醫的方法去研究中醫,到頭來只會改造了中醫,將中醫變成西醫。

可惜的是,諾貝爾醫學獎只是頒授給西醫,還未認識到傳統中醫學的特點,如果有一天諾貝爾獎能夠承認中醫自身的科學性,這將是人類醫學發展的一大進步。

 

載於2017年2月10日《信報》

 

李宇銘博士

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院講師

 

李大夫介紹

nsl486-viva-voce01

Comments are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