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傷寒治內方證原意》

 

3.1

 

李宇銘的《傷寒治內方證原意》對張仲景所創的六十多首與治內(包含了治療各種非在表、而在三焦五臟六腑的病證)相關的經方作重新考證,每一首方皆有提出新的觀點,力求還原仲景學術原貌。本書將經方與證候之間的病機聯繫作為重點,從證候,到病機,再到方藥三步的一線貫穿,看到“證-機-方-藥-量”之間一脈相承的理論體系,還原仲景經方之大道。

 

本書適用於中醫臨床工作者、研究者,中醫藥院校師生,經方愛好者、研究者,以及廣大的中醫藥愛好者閱讀參考。

 


 

 

 

目錄

 

三承氣湯證治再考

29條本當用小承氣湯

梔子豉湯證屬少陽病

五苓散證屬水停熱鬱在胃

豬苓湯與五苓散證比較

附:茯苓澤瀉湯證屬中虛熱鬱津傷水停

心下痞並非單純病在中焦

痞證證治

結胸屬少陽病

四逆散證屬血虛而陽鬱

四逆湯證屬中下二焦陽虛

四逆湯類方證治

苓桂朮甘湯證並非脾陽虛

厥熱勝復機理

氣上衝證治

咽痛屬下焦陽虛而虛熱上炎

吳茱萸湯屬四逆湯輕劑

理中丸能治中上二焦虛寒

燒褌散證屬“瘥前病”

參考書目

 

 

作者:李宇銘

出版社:中國中醫藥出版社

ISBN:9787513216845

定價:25元(人民幣)

 

 


 

 

自序

 

 

《伤寒论》的研究,千多年来依然十分活跃,在《黄帝内经》以外,《伤寒论》是中医界皆最为推崇的医著。书中所载的方剂被尊称为“经方”,即“经典之方”,至今仍为临床常用,为中医之常道、大道,是成为明医的必经之途。

 

由于《伤寒论》文字深奥,远古思想难以理解,而且张仲景在书中写作风格特殊,文字精炼且少言背后思想,欲理解古经含义,往往需要透过注家的帮助。可是,当学生认真的阅读了大量注家以后,又会发觉每一个注家有各自的风格,实际上单在“伤寒学派”之中已经是一个“伤寒各家学说”,人人解释不一、莫衷一是。尽管现代许多医家自称运用经方,可是人人使用经方的思路不同,究竟该如何使用经方?究竟张仲景的原意为何?经方理论的原貌是怎样?此皆学医者渴求解开的谜团。

 

本书名为《伤寒治內方证原意》,目的正是为了解决此等难题,乃笔者多年来研究仲景学说的总结。书名为“原意”,乃是“力求仲景原意”,透过狭义的“以经解经”,让张仲景自己解释自己。本书的研究方法,是以张仲景在《伤寒论》与《金匮要略》的原文互参“内证”,以仲景的话来解释自身的理论思维,论证不以《黄帝内经》等医经作为广义的以经解经(但可作为旁证),亦不以历代注家或现代教材为依据(但可作为对比参照)。透过此一方法,重新挖掘《伤寒论》中多首经方的理论原意,重构经方方证理论原貌。详细研究思路与方法,请参阅另书《伤寒六经原意·前言:智者察同的中庸之道》一文。

 

在此对书名几个概念进行说明。

 

书名中“伤寒”指《伤寒论》一书,指本书的研究范围是《伤寒论》中的方剂理论。由于《伤寒论》本是从《伤寒杂病论》中分割而成,《伤寒论》与《金匮要略》本为一书,故此在研究《伤寒论》的方剂理论时,需要与《金匮要略》互参,例如《伤寒论》与《金匮要略》同载的方剂,研究时一并分析考虑。《伤寒论》的“伤寒”一词,本身指“寒邪”致病,而“六经”是指寒邪致病从表到里逐步深入的六个过程,可是《伤寒论》的内容并不单纯论述寒邪致病,亦有论述风邪、热邪,以及各种内生邪气的问题。从《伤寒论》的书名来看,伤寒指的是狭义的“伤寒”而非一般所谓“广义的”外感六淫(或说无广义狭义之分),但其书中内容确实包含了多种邪气在内的疾病,更准确的说《伤寒论》十分关注正气与邪气之间的相互作用,而非单独考虑邪气致病。

 

因此,本书的研究立场,并非单纯立足在邪气的角度看待《伤寒论》,而是更侧重在整个人体的正气,实即人体的生理理论,认识“表里三焦营卫”与“伤寒”之间的关系,作为解释每一个方证的背景理论。对于整个《伤寒论》的关键理论问题,例如“表里”、“三焦营卫”、“六经”、“脾约”、“客气”、“中风”……等理论的原意,请参阅笔者《伤寒六经原意》一书,是作为本书的理论基础。

 

接下来说“方证”。方证一词并非仲景原文,但是现代对于经方的使用,多以“方证辨证”、“汤证辨证”作结,已经成为一流行术语。实际上,“方证”一词有多种含义,至今尚未有一清晰概念。其中较为错误者,认为“方证”是类似一种“证型”的问题,亦即认为方证像现在《中医内科学》上将感冒分成“风寒”、“风寒”、“暑湿”等几大类型,认为“方证”就是对于疾病分型的另一种看法。这种对于“方证”的理解,是按现代《中医基础理论》上对于“证”一词的认识,认为证是“某一阶段的病理概括”,病理亦即是指疾病的“本质”、“病机”。这种看法显然是错误的,由于“方证”的概念是专门用在经方理论上,而张仲景时代的“证”并非解释成“本质”的概念,“证”是指“临床表现”,即患者的各种不适感觉,实际上亦即等同于“症状”,是指疾病的“现象”。其实,现代大部分提倡“方证”的经方家,均非抱持这种思想。

 

比较普遍的“方证”观点,是提倡“方”与“证”的关系,即是指“经方”与对应“证候”(症状)的关系,如何透过辨别症状,准确判断每首方可出现的一个或一系列症状,从而“辨证”使用经方。这种思想的最极端者,例如日本古方派的吉益东洞,认为“《伤寒论》唯方与证耳”,亦即是认为《伤寒论》的方剂理论,没有病机,而只有方药以及证候的对应关系。这种否定《伤寒论》具有病机理论的思想,至今在中医界仍十分流行,甚至提倡“抓主证”,即是每一首经方抓住最主要的一个症状即可使用,抑或提倡“药证”,即见某一症状即可用某一药物。这种思想,某程度来说是中医的倒退,回到几千年前,中医还未形成为理论医学之前的“经验医学”,只凭经验针对症状用药,而不考虑疾病原因。

 

事实上,《伤寒论》确实强调方与证的关系,但更重视两者中间的病机关联。虽然在《伤寒论》中较少直接论述背后的病机理论,但是相关记载仍有不少,例如原文说:心下有水气、表不解、气上冲、阴阳俱虚、胃气不和、阳气怫郁在表、血弱气尽腠理开……仔细挖掘可看到《伤寒论》中散在不少病机理论,张仲景在建立六经理论时,显然具有背后的系统理论,只是在写作中把重点放在证候的辨别上,模拟临床实践。正如《伤寒杂病论》的原序说:“虽未能尽愈诸病,庶可以见病知源,若能寻余所集,思过半矣”,张仲景写作此书的目的,在于训练“见病知源”的能力,在知道疾病原因之前,强调的是“见”,即是观察辨别临床现象,从而得知疾病本质,张仲景更说“思过半矣”,重视临床思维能力,如何能够思考清楚疾病的原因。

 

本书所说的“方证”,重视经方与证候之间的病机联系,从证候、到病机、再到方药三步的一线贯穿,是张仲景方证理论的重要价值。单纯研究某一方的用法,还未能突显张仲景的“系统理论”,更重要的是在明确每一方的方证理论后,能够看到“证与证之间”、“病机与病机之间”、“方与方之间”、“药与药之间”,甚至是“剂量与剂量之间”的内在联系,看到了“证-机-方-药-量”之间一脉贯穿的理论,此即为“得道”,得医学之大道。

 

因此,“方证”一词,实际上是以“方”与“证”两者作为代表,训练医者的理论思维,是经方理论的重要思想。

 

最后说“治內”。“治內”与“治里”不同,按笔者在《伤寒六经原意·表里部位概念》一文中指出,张仲景的“里”并非“非表即里”,里是专指“下焦”,而张仲景的“内”才是“非表即里”的概念,即是非在体表皮毛血脉,包括了体内的三焦藏府。由此理解,张仲景所说的“治里”与“治内”的概念略有不同,治里是专指治疗下焦的病证,“治内”则包含了治疗各种非在表、而在三焦五脏六腑的病证。“治内”是相对于“解外”而言,亦即是指在六经之中,除了太阳病以外其五经的病情,一般指不兼有表邪的病证,或部分证情即使兼有表邪,但分清缓急治疗以治里为先,则在本书主要讨论范围之列。在本书中亦收载了少量能够解外之方,例如在《痞证证治》一文中的附子泻心汤与黄连汤,其方当能兼以解表,为了便于与各种治内之方作鉴别,故此收入本书之内。

 

本书对约六十多首与治内相关的经方作重新考证,每一首方皆有提出新的观点,不少观点与主流理论大相径庭,力求恢复经方理论原貌。书中全面探讨《伤寒论》治內方证的理论,作为笔者另一书《伤寒治解外证原意》的姐妹篇,内外相应,体现出张仲景在治疗外感病过程中,对于有无邪气在表的重视。在读毕此书以后,对于各种经方的争议问题当能迎刃而解,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一方面明白到方证理论本身并不难学,又能感受到仲景学说的系统与严谨,赞叹经方理论的完美与高尚,是在后世时方理论之中所不能找到的。

 

本书为笔者多年来学习研究的成果,在研究时努力丢空自己、探寻仲景原意,但因能力有限,未能高攀医圣之全心,难免挂一漏万,愿能抛砖引玉,诚邀各位学者批评指正,促进学术进步,以冀恢复“仲景学派”的辉煌!

 

 

作者

2012年于北京中医药大学

 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